Profile Photo
好想看皮特的同人啊
  1. 私信
  2. 提问
  3. 归档
  4. RSS

非常了解自己,写出来超过1w字的绝对会坑。这里就只放脑洞。

其实一开始是婶x烛台切的BG向打怪升级剧,婶带着婚刀收集其他刀剑男士的超宏大巨长篇设定。但是,回头想想自己最喜欢的其实是烧毁的光忠在遇见命定之人后复活的情节。想到后面的剧情发现俱利酱做这个更合适,无口不良的人类设定也很可爱,总之俱利酱就是可爱的化身!x

于是就变成了这种双直男友情逐渐升级的套路。虽然很微妙,从报恩变成朋友,再变成人生伴侣,天降系真好啊!

废话完毕

===========脑洞正文=================

人设方面大俱利是刀匠的后代,因为不想待在一个女生都没有的深山老林里打一辈子刀和家里闹翻,跑出来成了现役不良大学生。

俱利酱在打架逃跑的中途进了一个旧仓库,随手抄起一块黑色棒状物反击。然而还没动手追来的小混混就吓得跑掉。

俱利酱回过头什么也没看到,扔了那东西就回家睡觉了。

结果醒来后发现床头多了一样东西——昨天随手捡的废铁片。现在是大白天,光线充足,俱利酱看清了那东西是一把烧刀。通体漆黑,连柄都不见了。

俱利酱其实很感兴趣,但是更多是感到不安,他检查了门窗没有入侵痕迹,认为可能是自己昨晚累坏了,记忆出现了问题。于是他就拿起那把烧刀、下楼、丢进公共垃圾堆。一进家门就发现那把刀又回来了,而且光明正大地躺在玄关/

俱利酱被吓到了,觉得家里闹鬼。于是他打算再扔一遍。这次摸到刀身的一瞬间,一个披着床单的男人从他卧室里跑出来阻止。

莫名其妙的争执过后俱利酱得知这个人——准确地说不是个人,是付丧神,且是地震中遗失的名刀——烛台切光忠的付丧神。不在美术馆也不在收藏家的展柜里躺着,而是丢在一间没人的仓库躺在地上积灰,还自动跑到他家来了。

光忠解释说自己之前严重烧伤又被遗弃,样子不人不鬼差点成为怨灵。结果俱利酱只是碰了他的本体就把他的伤治好了八成。所以他是专程来报恩的。

俱利酱表示好吧我不扔你了,但你这么裸这也不成样子,能不能先去找件衣服,就先用我衣柜里的吧。

光忠委屈,表示你们的衣服太奇怪了,怎么不穿和服。俱利酱只好拉上窗帘,开始教一个身材和他差不多的成年男人怎么穿现代人的衣服。

“嗯嗯,外表应该无时不刻保持好才行。”穿戴整齐的光忠如是说。

看着瞬间变成偶像级大帅哥的付丧神,一向寡言的俱利酱也忍不住吐槽:“你该不会是……因为烧伤后外表太丑才差点变成怨灵的吧?”

"咦,你怎么知道的?"

然后,因为是名刀,俱利酱想过要不要联系家里告诉他们这件事,毕竟事关重大。但是,想到无聊的深山生活,又看了一眼兴奋地眺望服装店橱窗的光忠,俱利酱打消了这个念头。

——在博物馆里一待就是几百年,对刀来说也很无聊吧。先观察一下情况再说吧。

于是,俱利酱每天回家都有光忠在等他。神奇的付丧神适应了现代生活后甚至还学会了使用厨房。做出来的饭菜也是惊人地美味。

“毕竟前主人就很喜欢做菜,我也是从他那学来的。有了人类的身体真好啊,实际接触食材和想象中的差距还不小呢~”👈兴奋的主厨如是说。

不久后邻居阿姨都知道了,俱利酱多了一个室友,是个帅哥,而且每天出没于菜市场。亲和的性格加上擅长做菜这个加分项让光忠人气迅速升温,顺带着让不怎么和邻居接触的的前不良也被迫成了小有名气的人物。

为了阻止事态愈演愈烈,俱利酱只好带着光忠去学校、参加聚会。结果不管去哪都会变成焦点。过来搭讪的女孩子反而要通过光忠打听俱利酱的事。因为她们害怕俱利酱的纹身,就算本人是个帅哥也一直不敢走得太近。俱利酱很想约女孩子出去,但是一直害羞不敢开口,每次都打断谈话阻止光忠把事件发展成四人约会。

几次下来,女孩子之间的传闻从“俱利酱多了个帅哥室友”演变成“俱利酱有个帅哥男友”。俱利酱的女人缘变得更加惨淡了2333

忍无可忍的俱利酱只好带着光忠和他的本体一起回老家。打算修复好这家伙就送他去博物馆养老,一了百了。

在老家光忠必须在锻刀室带着,一直不能待在俱利酱身边。俱利酱这才发现自己已经不习惯一个人的生活了。他情不自禁地想:如果自己没有离开家,是否就能亲手修好光忠了?明明他才是让付丧神恢复正常地那个人,明明是属于自己的刀,现在修复刀身却要让别人来做,可恶啊……
俱利酱很不甘心却又自知技术荒废已久,完成不了这个重任。

经过几天反反复复地消沉和振作,俱利酱某天在廊下恶补锻刀相关知识的时候,听到一声熟悉的呼唤。原来,光忠也嫌锻刀室太闷,偶尔偷偷跑出来。可惜老家的宅子太大始终没碰到大俱利,这次总算是找到了。

光忠说刀匠们研究了很久,认为修复后也无法恢复成以前的样子,除非煅制一把仿品。 不过仿品再像也不是光忠,所以,光忠身上残余的痕迹就永远去不掉了。

“那么在意外表的你,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很失望吧?”

“确实,我很在意外表啊。如果不能展现出帅气的一面就不行。但是伽罗酱已经把我从成为怨灵的命运中拯救出来了,又教我怎么穿衣打扮。所以,就算背上的烧伤去不掉也无所谓。”

“……”

“伽罗酱?”

“夏天,不能穿泳裤了。”

“什么?”

“我说,如果那个治不好的话,夏天就不能穿泳裤了啊。我还想带你去海边玩,身边如果有个穿老头背心的家伙也太煞风景了!”

光忠愣住了,一时没明白俱利酱的意思。

“要做仿品就随他们去好了。明天我们就回京都,相识的纹身师傅可以介绍给你。纹一条俱利伽罗龙吧,那样外表就没问题了。”

完成告白后两个人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happy ending!

======

发现我不自觉地做了光忠背后和手背上有伤的虐向设定:-P
嘛,一定是绝对领域的错,游戏里咪总捂得太严实了,爆衣也只露一片腹肌,干农活也不摘手套实在是让人浮想联翩啊

本来想写的烛台切x婶剧情:婶婶也是预备役刀匠,而且是非常认真在学,可惜传男不传女无法继承手艺。然后在现世婶婶遭遇抢劫正好摸到烛台切的本体【:-P对,还是那个套路】,重伤中像丧尸一样的烛台切吓跑了劫匪也吓到了婶婶。然而婶婶不知拿来的勇气说了一句谢谢,眨眼间烛台切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恢复,变成了活蹦乱跳的帅哥,然后认主。从此婶婶就开始了被狐之助呼来喝去的双重生活。

继续补充:-P

俱利酱是为了谈恋爱才离家出走的,对待爱情的态度属于随缘型,相信如果是命中注定的人就一定不会错过。又因为害羞【傲娇】冷淡【傲娇】导致基本没什么正经谈恋爱的机会

结果等来了一把刀。刀性恋无误。x

付丧神应该也是没谈过恋爱的,那就是双初恋啊!!!
美啊!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