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好想看皮特的同人啊
  1. 私信
  2. 提问
  3. 归档
  4. RSS

HD2_0:



一隻雞不夠的時候,來兩隻。




粉燈字屋:



來源:
What Could The Marvel Cinematic Universe Teach Us About Mental Health Issues? (September 14, 2016 at 12:24AM)



翻譯/校對: 
eekwgermany ; gilly858 ; HD2_0 ; jawnlock123 






《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的上映讓我們感到最近幾部漫威的電影越來越「認真」。過去的劇情中經常觸及一些嚴肅的議題,但像這樣暗黑傾向的發展似乎近年更加明顯了,可以說從《鋼鐵人3》開始就出現在MCU第二階段 大部份的電影中,並延續到第三階段。我們看到有關失去、身分認同、戰爭、網路隱私和政治……等相關主題穿插在這些漫威電影中,但其中更頻繁地出現、相較之下卻容易被忽略的,是有關精神健康的議題。




超級英雄也有掙扎的時候 


MCU的英雄們在極端痛苦的情況下常常展現出超人般的恢復能力--不管是被恐怖份子脅持為人質,或看著青梅竹馬好友墜落死亡,這些超級英雄的神智總是像鐵打的(但不令人意外,畢竟人家就是超級英雄)。漫畫改編成電影的目的可不是要讓我們看到喜愛的角色面對壓力時崩潰、無法扭轉敗局。但這並不代表精神健康的議題在這些電影中沒有被提及。事實上,看到超級英雄用非常人性化的方式與他們承擔的重責大任對抗著實令人耳目一新,然後看著他們一路克服這些掙扎也很令人振奮。



原始发布: heyitsalebaexx


英雄們面對的難題顯然比我們在真實人生中會遇到的誇張許多,如他們般強大的角色也會有脆弱的時刻。一旦接受這樣的設定之後,承認我們自己也有困擾顯然就容易得多,而這正是朝「讓自己變好」的方向往前邁出了一步。


那麼,到底漫威介紹了那些精神疾病?




東尼史塔克與焦慮症 
Tony Stark And Anxiety Disorders


我們在《鋼鐵人3》中可以看到,東尼仍在《復仇者聯盟》紐約大戰生死交關的餘波中掙扎,對普通人來說這不足為奇,因為:


第一、他確實帶著一顆核彈進了通往太空的傳送門;
第二、也因此,他接受了這麼做以後會立刻死亡的必然性。


我的意思是,這是一個在相當短的時間內做出來的重大決定。



可是,這可不是普通人,我們在說的是東尼史塔克,他可是鋼鐵人。他曾經差點死於爆炸、被阿富汗的恐㊣怖㊣份㊣子脅持做人質、看著他朋友被同一群恐♥怖♥份♥子殺害、親眼目睹奧柏戴亞史丹被方舟反應爐炸死、並且經歷過大獎賽(Grand Prix)賽道上的致命車禍,而以上還只是幾個他遭遇過的創傷性事件而已。那麼,到底為什麼東尼史塔克會在《鋼鐵人3》突然展現出焦慮症和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PTSD) 呢?


這在邏輯上不合理,然而精神疾病就是這麼回事--它確實非常沒有道理可言。臨床心理學家Andrea Letamendi在她的部落格〈面具之下〉解釋道:



《鋼鐵人3》的鋪陳巧妙之處在於東尼的心理複雜程度,即便是鋼鐵人可能也無法全然自知。這部片似乎有意藉由強調精神疾病在實際發展進程上並沒有明確的致病原因、療法、起始或盡頭,來傳達這是一種高度複雜與充滿不確定性的病症。



當我們看到東尼在提到任何有關紐約的事情時就會焦慮發作,連續工作好幾個小時不睡覺,甚至還對他和小辣椒的關係造成負面影響,但是他仍舊拒絕承認自己可能哪裡不對勁。心理學教授Travis Langley在《現代心理學雙月刊》(Psychology Today) 中指出:



東尼史塔克在《鋼鐵人3》的行為完全符合創傷後壓力症後群,他可能對PTSD不夠了解,或是他正處於逃避(denial)的階段,不想承認自己的問題,在現實生活裡遭受類似痛苦的病患中,這種狀況也很常見。



接受自己心理有病這件事情並不容易,有時候你認為發生在你身上的情況只是暫時性的情緒低潮,你只要等過一陣子後它自然就會好轉。以東尼為例,也許因為自己以前曾面對過精神創傷,所以他認為隨著時間過去,自己有能力克服一切、繼續回頭當那個充滿魅力的派對動物。但是紐約事件和東尼過往經歷過的有著天壤之別,因為這次他真的覺得自己會死掉--在過去每次面對生死存亡關頭時,他從不曾真正接受過自己終將一死,就是這點讓他可以繼續奮戰下去。也是這個決心讓他可以在各種情境中存活下來。



原始发布: gottaliveituptoday


藉由呈現一個看似堅不可摧的人在整部片中都處於非常脆弱的狀態,《鋼鐵人3》讓我們直視精神疾病的非理性。藉此,我們可以得知:不管過去面對挑戰時我們表現得如何堅強、你對自己的品格或成就有多自信、抑或人們對你的期待有多高,你仍然會有軟弱的時候。


東尼在片中的旁白向觀眾表示他現在接受了這件事--這也是病患走向康復道路重要的第一步--從他與布魯斯·班納在影片結尾的談話(儘管片中以幽默的手法表達,讓布魯斯說「他只是博士而不是醫生」),我們仍看到東尼針對自己的問題主動尋求幫助,也是這部電影給予我們的另一個寶貴意見。


相較於超現實的冒險劇情線,《鋼鐵人3》加入了兩個十分寫實的面向:心理問題(情緒失調)難以理喻的本質,和東尼試圖應付這些症狀時所產生的逃避心態。這正是電影想傳達的訊息:若想克服心理創傷,最要緊的莫過於正視自己出了問題,並找人商談。




巴奇巴恩斯與解離性障礙 
Bucky Barnes And Dissociative Disorders


巴奇巴恩斯的精神健康問題就有比較多爭議之處。其中最重要的一點是,雖然巴奇表現出解離性障礙的諸多症狀,但卻不是這類患者的典型範例。大部分有此狀況的人,都是為了應對童年創傷而發展出解離症狀的倖存者。身為戰俘與洗腦受害者的巴基(就我們所知)在童年並沒有遇到太大的難關。


關於這點,Travis Langley提出的巴基正處在解離性神遊(dissociative fugue)狀態理論頗為中肯:



如果是肇因於洗腦以及某些可能的技術,我們會稱之為『解離性神遊』。你跟自己失去聯繫了。所有關於自己是誰、是什麼的資訊都存在你的腦子裡,就在某個地方,隨時可以被呼喚出來,但你卻處在神遊的狀態--神遊意味著逃離。精神上你與真正的自己分開了。




原始发布: pandasubaru


根據「網路醫生網站」(譯註:美國WebMD健康集團經營的線上醫藥資訊網站,提供免費以及付費的健康相關資訊。)的說法,解離性神遊症狀包含下列:



  • 突然無預警的離家遠遊


  • 無法回想起個人過去所發生過的重要事件或資訊


  • 對自己的身分感到困惑或喪失記憶,可能會自行認定一個新身分來湊合


  • 因為神遊不時發作而極度痛苦,日常生活發生困難



一般而言,壓力大時神遊發作頻率也會增加,而且通常與創傷事件有關,包括戰爭。我們知道巴奇在戰場上待了很長一段時間,但我們也知道他是因為洗腦而失去自我意識,要變身成冬兵還得對他說一段神奇的開機指令。基於這段洗腦的小插曲,他似乎並不怎麼符合有解離性神遊患者的定義。但無論如何,我們現在已經知道精神疾病還有很大的模糊地帶,而且大部分有解離性神遊問題的人大概一輩子都沒機會遇過洗腦。我很肯定這不是通常會被提及的事,然而話說回來,我並不是醫生,所以誰知道呢?


在《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結尾,巴奇在自己的要求下被放回低溫冷凍狀態。這個結局因為關乎到精神健康的複雜議題而遭到批評,特別是部落客Christy Bower(她坦承自己也為精神健康問題所苦)



只要我們的心智狀態不夠完美就必須被矯正,即使得關進冷凍倉裡待到解藥出現—這樣的想法仍非常令人不安。特別指出這點是因為,我不希望好萊塢在面對精神疾病或缺陷這件事情上,推出一個新慣例。



事實上,這真的是一個值得漫威好好考量的有趣觀點。如果製片公司確實想用比較同理的角度去討論精神健康,並呈現出超級英雄們與自身弱點對抗的全新面向,何妨用更包容的方式來接納巴奇的問題?



原始发布: robiesmargot


而史帝夫羅傑斯放棄了美國隊長一職的消息則引發了誰會接下這個標誌性角色的諸多揣測;在漫畫中,巴奇巴恩斯接盾了一陣子,而依照賽巴斯汀斯坦跟漫威之間多到爆的片約來看,似乎也有機會在電影中看到這樣的發展。如果能見到巴奇成為新任美國隊長,相當於在精神健康議題上傳達出非常正面的訊息--無論過去被迫犯了什麼錯,隧道的盡頭仍是光明的。即便這條隧道真的又長又渾沌又黑暗還充滿狗屁倒灶,你仍然可以讓事情好轉,只要你願意給它時間。



 
布魯斯班納與躁鬱症 
Bruce Banner And Bipolar Disorder


布魯斯班納的躁鬱症充滿了視覺震撼:處於浩克狀態時他代表這種疾病的瘋狂面;當處於布魯斯班納博士的人類狀態時他又表現得抑鬱。我們經常看到布魯斯因浩克感到羞愧,盡他所能去壓抑並克制第二人格(alter ego),讓自己遠離人群來保護大家。當他變成浩克時,他會摧毀事物並因此感到快樂。他所有的能量(當然還有憤怒)會一下子全部宣洩出來而且無法控制自己。當他不再是浩克時,會對所有曾經做過的事情感到後悔並進入鬱期。


以上是我們在《復仇者聯盟》之前就知道的,而在《復仇者聯盟1》我們則可以從片中學到一句最難忘的台詞:



原始发布: whatareyoureallyafraidof


「這是我的小秘密,隊長:我永遠都很火大。」


可見,布魯斯對如何在躁鬱症中取得平衡,展現了絕佳智慧。


這個意思並不是指一直處於失控的憤怒狀態,作為躁鬱症輔導資訊網Bipolar Advantage的創辦人,Tom Wootton在《現代心理學雙月刊》說明:



班納博士瞭解到嘗試壓抑憤怒絕不會讓他在被激怒的狀況下得到真正的控制權,他學會了生氣的同時不讓自己被怒氣控制。他仍然害怕會做得太過頭,但是隨著對這一切的了解他甚至學會如何駕馭浩克並運用這股力量。



布魯斯學會在躁期和鬱期發作時都能保持正常,並且認知到嘗試讓這些感覺消失也不能解決問題,瞭解自己底線何在、知道自己何時應該停下來,反而能幫他處理精神問題。一路走到這一步對他來說不容易,但他做到了,而且藉由這種方式他和其他復仇者們得以並肩拯救了紐約。


由此我們得知,試圖壓制精神疾病實際上會讓事情變得更糟。但透過學著接受它、體驗隨之而來的壞事,我們能夠學會維持平衡並讓自己正常運作。



原始发布: paulaf-bionic-blog


 
英雄也會流淚 


漫威描繪精神健康的方式遠遠稱不上完美,然而漫威影業用來突顯這些掙扎背後灰色地帶的手法,卻展現出高度的敏銳。


儘管在螢幕上看到的英雄在地球上(或地球以外)倍受尊重,他們也有軟弱的時候--而且那沒什麼好丟臉的。我們也可以把同樣道理套用在生活中,透過自行尋求幫助,或學習如何幫助有類似困擾的朋友,希望透過這些方法,能讓我們邁向康復--就像東尼史塔克那樣。


那麼,你從MCU裡學到了什麼呢?


[資料來源: Under The Mask; Psychology Today; YouTube; WebMD;ChristyBower.com; ScreenRant]



譯者群補充:
了解情緒從小做起,可愛的童書繪本告訴大家硬漢也是有感情的啊!



台灣三民書局有賣




评论
热度(59)
  1. 无铭の严冬HD2_0 转载了此文字
  2. circus619粉燈字屋 转载了此文字
  3. Jawnlock¹²³粉燈字屋 转载了此文字
    如果有看地下室,再來看文裡說明的巴基症狀:解離性神遊症,絕對會很有感覺 QQ 然後這篇這麼正經嚴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