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好想看皮特的同人啊
  1. 私信
  2. 提问
  3. 归档
  4. RSS

 @贝思柯德的龙鳞    你看看这个发展,加入了不会演出来的恶趣味。比如欺负海带什么的

=====================
 记忆碎片原则:一周目知道得越多二周目想起来的越少。因此时臣记忆相对完整,神父就只能想起几个零碎的小片段而且对汪酱毫无印象,对金闪闪印象不深。切嗣知道的比神父稍微多一些有限,不知道圣杯的真实为何但有不太好的预感。

教授对前半部分记忆清晰,因此杜绝了韦伯盗窃圣遗物事件成功召唤了rider,依旧采用索拉供魔教授出战的策略。龙之介即使有记忆,性格使然他还是老样子。

设定上的更改:

时臣和葵没有子嗣,他们结婚一年后领养了五岁的绮礼,冠姓远坂。樱和凛是言峰璃正的双胞胎女儿,不具备魔术回路但禀赋各异。就读神学院后樱成为枢机主教,凛成为第八秘迹会中以行事强硬鲁莽而出名的战斗修女。

因此雁夜未参加第四次圣杯战争。间桐鹤野赶鸭子上架成为虫爷的傀儡,携伪臣之书作为assassin哈桑名义上的master参战。

berserker兰斯洛特的master是娜塔莉亚的朋友,同样是脱离魔术协会的佣兵,带着从者来找切嗣报仇。【某篇小说里看到的,具体是哪篇忘记了。和切嗣差不多的佣兵职业,曾经仰慕过娜塔莉亚,准备求婚的,结果没多久就听说娜塔莉亚被切嗣杀了这种设定。中间空白的几年不知道怎么解释,后来切嗣跑去爱因兹贝伦当上门女婿了,一直没机会报复,所以这次圣杯战争中跑到冬木来了√ 总之,补个master的空缺够用】

——————————————

流程记录(括号内隐藏):

初春远坂葵和远坂绮礼搬离冬木市避难,此时远坂绮礼获得令咒。留下来和远坂时臣共同作战。

言峰璃正依然是监督,依然和时臣是老朋友私下有合作。

由于一周目的记忆,时臣对樱和凛的关注引起绮礼的不安,以此为契机拼命学习魔术,资质平平但在某些方面的成绩优异。想要避开亲手杀死养父时臣的未来并让时臣存活,因此愿望获得令咒,用圣遗物召唤出Lancer库丘林。由于知道未来会死在卫宫切嗣枪下但不明具体过程,制订战术时决定避开和卫宫切嗣的正面接触。

(卫宫切嗣方面策略照旧,由爱丽带saber出战。但卫宫切嗣的记忆在看到绮礼的姓氏是远坂时产生了偏差。认为上一次的记忆是错觉。因此为了确认绮礼是否仍然是master决定主动接近,可惜远坂的防御太坚固一直没什么机会。)

(肯尼斯和rider同组悲惨地沦为搞笑役,却因威严扫地反而使索拉对其印象有所改善。预定战争结束后回老家结婚。)

于是,第一战由lancer牵头(没错总是lancer),于码头仓库区引战探查saber的实力,Lancer和Saber交战因果律被直感避开,爱丽丝菲尔加以治疗攻击效果不高,rider拉着一车柠檬出来管闲事,激将法炸出了Archer。

前方混战时,幸运值A++的间桐鹤野发现了比Assassin还隐蔽的卫宫切嗣,偷袭卫宫切嗣不成反被切嗣叫来的saber打退,切嗣发现鹤野不是真正的master。

战斗后半berserker暴走袭击saber,berserker的御主不见踪影。而吉尔伽美什对berserker竟敢无视自己这件事怒火中烧动用了王之财宝(“杂种!竟敢无视本王?!←金皮卡就是这么难伺候”)。Archer和berserker有愈战愈烈的趋势,肯尼斯打算袖手旁观,rider不同意,主从俩吵架的时候saber被遇袭的切嗣召走。berserker失去目标撤退。期间,绮礼和时臣一直在远坂府里远程遥控悠闲地看热闹。【6.3日0:17分更改】


saber走了之后Lancer一击不成暴露了宝具和真名也撤退,绮礼回去和时臣交流情报和下一步计划。

评论(11)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