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好想看皮特的同人啊
  1. 私信
  2. 提问
  3. 归档
  4. RSS

从前,村庄里流传过一段吓人的传说,那就是:千万不要一个人在没有月亮的夜里穿越悬崖边的树林,否则你会遇见糟糕的事情,无论你是男是女。

“我跟你们说啊,传说什么的都是瞎扯淡!”男人喝了一口喝干了杯子里的啤酒,将玻璃杯重重往桌上一放,玻璃和木头碰撞发出的闷响和他的大嗓门成功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他的眼睛很小,像黑甲虫一样亮晶晶的,一张圆脸因醉酒涨成了紫红色,大半张脸都被浓密的胡须覆盖住了。和他同桌的还有一个瘦高个儿的男人,穿着一身黑风衣,却搭着短裤——这是我的猜测,因为他的小腿是光着的,皮肤光滑连一根腿毛都没有,皮肤白嫩得不像是住在这村子里的人,更像是个外国间谍。

我假装对报纸上的一条征人启事很感兴趣,用报纸挡在面前,小心地监督这两个怪人的一举一动。

瘦子给大胡子要了一杯新的啤酒,看样子他对传说很感兴趣,大胡子喝了啤酒很快又说开了:“你知道,我在伐木场工作。那天我躺在木材垛边上不小心睡过了头,可恶的工头居然没来叫我,等我睡醒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

上帝,那工头一定是出于报复才没有叫醒他。

“我跟你说啊,我这辈子从来没怕过什么东西,虽然有传说……嗝!”他顿了顿,打出了一个酒嗝,我隔着这么远都能闻到一股难闻的大粪味儿,那瘦子居然不为所动,反而又给他要了一杯啤酒。大胡子受到酒精的鼓励开始说个没完:"我就这么在树林里摸黑走着,时不时的还有可恶的树根绊我一下。突然!"大胡子突然拔高音调,吓了我一跳,“突然,我摸到一个似乎是人的东西!吓得我差点丢了胆子。老天爷!那东西摸起来冷冰冰的,就和刚从水里捞出来的鱼一个样!”

听到这里,我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自己胳膊。还好,我既不滑也不冷,更不是湿的。

“可你猜怎么着?我突然想起来身上有根火柴!!!娘的,我怎么没早点想起来!”

我点点头,火柴确实是好东西。

“于是我擦亮了一根,照了照那东西。发现它只是个服装模特。不知怎么的还被淋湿了。哈哈哈,看起来蠢透了!”大胡子拍打着可怜的旧桌子高声大笑,“然后我这一路上就再没碰到过什么可怕的东西!什么都没有!所以说传说都是瞎扯淡,你可以想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根本不用在乎什么狗屁传说。”

大胡子说完,瘦子站了起来走出了这家乡野小酒馆。我放下报纸起身跟了出去。今天是阴天,晚上同样没有月亮,我跟得很吃力,在黑暗中我只能看到瘦子那两条白得离谱的小腿。走了一段距离后瘦子停住了,我也赶紧停下。从这里可以看到不远处灯火通明的小酒馆。

等了约有一辈子那么长的时间之后,那个大胡子从小酒馆里出来了。手里提着一只酒瓶,哼着乱七八糟的歌儿,独自走进我们身处的这片树林。

至少他是个诚实的人,我想。

瘦子跟了上去,我也重新跟着瘦子往前走。他应该发现我了,但没有理会我。这样一来我就大着胆子跟得更近,几乎离那瘦子只有不到十米的距离。大胡子显然是喝多了,被树根绊倒几次之后,他开始偏离正确的方向,朝着一处悬崖走过去。那悬崖我曾去过一次,四五十米高的悬崖底下是条河。这个季节的河水很浅,河底奇形怪状的石头都露出水面,掉下去绝对难逃一死。

瘦子到底想做什么?我不由猜测起他的意图来。难道是想吓唬吓唬大胡子?

我的好奇心成功支配了身体,在这样黑咕隆咚的环境下一直跟踪这两人来到悬崖边上。大胡子哼起一首难听的歌,我听见他的脚步声从沉闷的咚咚声,变成了踏在石子路上的脆响。

噢噢噢噢噢!再往前走几步他就会掉下去了!我守在通往悬崖的石台下面,屏息等着他失足踏空、身体撞在石头上时那声惨烈的嚎叫。

“噢!天呐!!噢!!!!这是什么鬼东西!!!”

出乎意料的是,大胡子发出了与想象中截然不同的嚎叫。他确实踏空了,身体却没有掉下去变成摔烂的苹果派。

这时,一阵风卷走了天上的乌云,让月亮露出头来。清冽的月光驱走黑暗,让我看见了大胡子没有掉下去的原因——瘦子也站在悬崖边,他背上伸出的无数个黑影拖住了大胡子下坠的身体,把他从丧命边缘拖了回来。

大胡子似乎还不清醒,他在半空中胡乱踢蹬几下,吓得眼珠都从眼眶中凸了出来。瘦子刚把他放在地上,他就双腿抽搐、口吐白沫晕了过去。

我兴奋地跑上悬崖,来到没人理会的大胡子身边,掏出了准备已久的匕首。

可是……

“走了,Jack。”一根柔软的触手缠住了我的腰带把我腾空提了起来。

“他的腰子不好吃。”穿着Offendy衣服的Slenderman如是说,它把帽子摘下来,扣在胸前,“老天保佑,但愿这个家伙别像Offendy一样掉进水里。”

他可真是个绅士,对吧?如果能不阻止我吃零食的话。

评论(8)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