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好想看皮特的同人啊
  1. 私信
  2. 提问
  3. 归档
  4. RSS

早晨起床的时候,路德维希其实连眼睛都没睁开。他在半梦半醒中穿过一团糟的客厅,去门口拿今天的报纸。回来时顺手将报纸丢在茶几上。

这时,他瞥见桌上那只黑色大理石烟灰缸不见了。仔细观察后,他在附近发现了两三个烟头,和一些掉在地板上的烟灰。空气中没有烟味。路德维希揉揉眉心,顿时清醒了不少。稍微联想下昨晚那场糟糕透顶的聚会他就能猜出那只烟灰缸被谁拿走了。因此,他连搜索房间的功夫都省了,径直去了顶层的阁楼

掀开地板门的瞬间,浓烈的尼古丁气味将他从头到脚淋了个透。路德被呛得险些窒息,举目四望到处都是烟!朦胧的烟雾不仅遮住了光线,还熏得他泪眼模糊。他只能从光影轮廓判断出光源旁边那团黑影或许是个人。他屏住呼吸冲上前,一把推开阁楼的窗户,新鲜空气大量涌进来驱散屋里的二手烟。

“……啧,你上来干什么。”那团黑影——也就是爱因斯,动了动,抬起手遮住窗口倾斜而下的阳光,往旁边的杂物堆挪了挪,重新回到暗处。他脚边放着那只原本应该在客厅桌上的烟灰缸,现在里面塞满了烟头,塞不下的那些烟头被按熄了,整齐地码成一排。

“来找烟灰缸。这么多烟居然没触动报警器,你把它拆了?”路德四处看了看,没费什么力气就在阁楼墙角找到了被扔在地上的报警器零件,以及墙上裸露出来的两条电线。

“它会大声尖叫妨碍我思考。”爱因斯烦躁地摆弄手中的打火机,把它打开来又啪嗒一声合上,重复做着这个没有意义的动作。

“尼古丁只会摧毁你的眼睛和肺,不可能帮助你思考出任何东西。下去冲个澡吧,你身上的味儿能熏死人……”路德收走爱因斯的打火机把它丢到一边,伸手去拉他,打算把他强行带离这里。

“别动。”爱因斯的眼眶很红,整晚这样熏下来他的状态很不好,但他挥开了路德的手拒绝下楼去,“在想清楚之前,我还是呆在这儿比较好。你去做你的事,不要总想着带上我。”

“不要总带上你?哦,好的好的,很好,太好了!爱因斯,你简直莫名其妙!昨天是谁说要好好融入这个世界,和其他国家搞好关系以后堂堂正正站在我身边的?结果你毁了整个聚会现场,还差点毁了我们家!”路德维希的情绪瞬间达到爆点,他攥紧拳头朝爱因斯歇斯底里地大声咆哮。这副样子若是被威尼斯诺或是本田菊看到,对方不会觉得不正常了,但绝对会因为他说的话大吃一惊。

那是绝对不会在普通情况下脱口而出的话。

看到他被逼到这个份上,爱因斯似乎很高兴,他甚至在这样充满火药味的气氛中笑出声了。

“有什么好笑的?”路德维希的怒火正旺,正拼命克制着不要让拳头招呼到对方脸上。

 “我很高兴你抓住了重点。”爱因斯一撑地板站起身,走到窗前,把阁楼的窗户重新关上。锁紧。 

“不,我没有。我依然没搞清楚你的意图。如果你非要折磨我不可的话,求你给我个痛快。不要总是反反复复地换新花样,我已经受够了。”

 “不,你还没有。”爱因斯竖起一根手指摇摇,面上依然挂着那副非常欠揍的笑容。路德维希每次和他争吵都会败在这个笑容上,就像现在,他一个没忍住就一拳揍了过去,被对方轻松化解。然后爱因斯就可以继续看他的笑话。 

“我不想看见你,爱因斯。”路德维希放弃了,他无力地把脸埋进掌中。 

“那我搬出去?你知道,我躲在这里就是不想让你心烦。”爱因斯说着,走到阁楼另一头捡起了那只被丢开的打火机,然后从口袋里翻出最后一支烟叼在嘴里。阁楼的暗处仍然很黑,路德维希只能看到烟头处的红色光点,看不清爱因斯说这话时的表情。 

“你敢。如果你再跑出去找其他国家的麻烦,我就打断你的腿。”

比起忍受折磨,路德维希更不喜欢爱因斯出去折磨别人。爱因斯非常讨厌欧洲的其他国家,他视一切为蝼蚁,不屑与他们共处,稍有摩擦就会采取极端手段。这会让路德维希费尽心思建立起来的好形象毁于一旦。 

“喔……你太严格了,亲爱的。既不想我呆在这里,又不想看见我这张可恶的脸;不让我折磨自己,又不让我折磨别人。我存活于世真是莫大的罪恶,偏偏我又死不掉,只好请您劳动劳动尊贵的双腿,从这道台阶上走下去了。”

爱因斯一番戏词说得路德维希面红耳赤。托那位上司的福,爱因斯在辞令和演说方面堪称一流,能把金的说成银的,烂铁说成百炼钢。 凭路德维希脸皮的厚度完全无法和他一争高下,只好丧气地夹着尾巴,离开这间让他不爽的阁楼。 

“嘿,路茨。”

 

路德维希已经下去了,偏偏那位还不肯放过他。 

“什么事?”

他没好气地回道。 


“记得帮我把早餐拿上来。” 

“滚!!” 


FIN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