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铭の严冬

大体杂食,想啥写啥

想对Rusty犯罪的瞬间。


我就是这个衣冠楚楚的服务生(?)
现在Rusty在我床上睡着了(x)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