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好想看皮特的同人啊
  1. 私信
  2. 提问
  3. 归档
  4. RSS


那天,我在法国沦陷区的一间酒吧里独自喝酒。虽然酒吧老板十分殷勤,但我拒绝让他继续为我倒酒——我可不想在公共场合说胡话。万一暴露身份那可不是一句尴尬就能糊弄过去的。

然而,酒量原因,我还是喝多了。将情报交给接头人之后我没有立刻离开,而是揽着他的肩膀大吐苦水。

“他妈的德国佬!居然要我脱掉外套仔细盘查一遍才肯放行。我又没做什么可疑的举动,凭什么给他查啊?”

说着说着,那个接头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溜走了,我又拿起一杯酒,却被人夺走了酒杯。我使劲眯了眯眼,发现面前是张陌生的面孔。

我后退两步仔细瞅了瞅,吓得顿时清醒过来。老天爷,这是个纳粹!
自从巴黎沦陷后,酒馆里、还有外面的街道上就涌入了不少德国人,你可以在任何时间碰到那么一两个。他们大部分时候没什么恶意,只要你不去主动招惹……我现在的状况肯定不符合这条。

“晚上好,先生。”他没有立刻逮捕我,“方才我似乎听到了不太恰当的言论。”

“呃……当然,我还没有说完,如果你再听个一分钟,就会知道我想说的是那种行为很不好,非常不好!”紧急情况下,我编故事的本领得到了超常发挥,“不配合安检可不行,会这么做的人绝对是个傻瓜!”

宽帽檐在他的脸上投下一道阴影,但我敢保证,他的视线一刻也没有离开过我的脸。那双眼睛像在盯着猎物一样辨别着我是否在说谎。也许是我编故事的水平太高超,又或者他心情不错。总之,这混蛋像捉弄老鼠的猫一样盘问了我几个问题,逼着我拐弯抹角地将两分钟前的自己骂了一遍。所幸没有继续刁难。

“我不想找麻烦,但你平时最好也注意一下说话的语气。若不是我有足够的耐心,恐怕你就要去吃几天牢饭了,先生。”他似乎觉得我信誓旦旦骂自己的样子很有趣,脸上一直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

“当然,多谢提醒……这酒还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答道,得到许可后立刻逃出了这家酒馆。

上帝!也许对方没注意到,我却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有一瞬间,我居然着迷似的盯着那混蛋的脸出神。不得不承认,这人天生一副好皮相,眼睛深邃鼻梁挺拔,皮肤白得出奇嘴唇却自然地透出红色,一笑起来勾勒出好看的弧度,更加令人着迷。

我用冷水拍拍脸,阻止自己的思想往危险的方向走。总而言之,我没有被发现,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