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好想看皮特的同人啊
  1. 私信
  2. 提问
  3. 归档
  4. RSS

傍晚,我拎着晚餐要用的食材回到家里。还没进门就看到慎二趴在窗口向外张望,一副无聊的模样。

看到我走过来,他挥了挥手,随即消失在窗口。

我感到有些莫名,同时也觉得慎二这个样子像极了等丈夫回家的妻子。

……不,我一定是热糊涂了。

慎二的长相一点也不像女孩子,我也不是变态,为什么会产生这种错觉。

我在原地反省了好一会儿,才拿出钥匙开了门。

“太可疑了,你在门口磨磨蹭蹭的做什么?”他抱着手臂站在玄关处,大概是我没有藏好惊讶的表情,他的两条眉毛拧在一起,用看神经病一样的目光看着我。

“我说,卫宫啊……”

“呃……嗯?”我打了个激灵,以为想法被看穿了,支支吾吾想着怎么解释。

“表情太傻了。”

“……”我像只漏气的皮球一样蔫了下去,板起面孔一头钻进厨房避难。

慎二没有跟进来,他是个标准的大男子主义者,对厨房没什么兴趣。据小樱所说,就算在家里,他也从来不做自理范围之外的家务事,下厨就更别提了。如果不想双双饿死的话,还是得由我来准备晚餐。

我从小就一个人住,现在慎二搬过来也不过是多添一双筷子而已,倒也不是什么麻烦事儿。

但是,就在我准备开始料理的时候,慎二突然掀起门帘走了进来。

“你似乎很开心的样子啊,卫宫。我等得快无聊死了。”

“唔……”我思索着他的目的,将青菜倒进沸水里,“再忍耐一下吧,还有十分钟就可以开饭了。”

“哈啊?我又不是来催……算了。”他好像在组织语言,我不明白到底是什么事让他如此纠结。无论怎么想,慎二都不会是因为蹭饭而感到良心不安的那种人,我实在猜不透他到厨房来的目的。

“嗯……桌上的塑料口袋里有罐头。如果不合口味的话,冰箱里还有苹果和桃子。”我斟酌着用词,算好了时间把青菜从开水里捞出来,放在旁边沥干。

结果慎二的脸色立刻阴沉下来,没碰任何一样东西,扭头就离开了。

唔……好像惹他生气了。到底是为什么?

接下来,用餐时我没敢开口,慎二也不说话。第一天就在沉默中度过了。

我左思右想就是不明白慎二生气的理由,为此还被同在便利店打工的大姐关心了。

“士郎,今天怎么总是心不在焉的,不会是恋爱了吧~”

大姐在我后背上拍了一巴掌,吓得我差点跳起来。

“噗,什、什、什么,我才没有!”

尽管矢口否认,我还是在大姐的逼问下说出了事情原委,但是小心地隐瞒了慎二的身份,只说朋友到家里暂住,关系不是很融洽。

大姐听后思考了一阵,意味深长地盯着我的脸:“原来,你也是个大男子主义者啊。”

什么?我是有点大男子主义啦,但问题的重点应该不在这里吧。

“哼哼,作为过来人,姐姐我就为你这只迷途的小羊羔指点一二吧~”

……无力吐槽。

“呐,既然你说那位朋友走投无路才到你家里来,说明她还是很信任你的吧。准备晚餐的时候到厨房里来,当然是想帮忙咯,结果士郎你却把人家当成好吃懒做的人,换成姐姐我可就要当场抗议了!你也好好反省一下,回去跟她道个歉不就没事了嘛。”

我真的误会慎二了?

没有纠正大姐在性别方面的误解。我虽然明白慎二生气的原因,却被更多谜团所包围。

昨天和樱聊了很久,顺便也打听了一下间桐家的情况。樱很明白地告诉我,家里一切正常,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关于慎二离家出走的原因,他们也是一头雾水。

真奇怪啊。慎二总是说我虚伪什么的,难道我其实是个值得信任的人吗……

就连我自己都无法信任自己。

一直思考着乱七八糟的事,下午工作的时候也没能集中精神。

总而言之,先回去和他道个歉吧。整理完最后一排货架,我决定走一步算一步。

================

我似乎在给自己挖坑,距离想写的情节稍微有点远啊OTZ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