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好想看皮特的同人啊
  1. 私信
  2. 提问
  3. 归档
  4. RSS

不知不觉,路德维希和室友的同居生活已经过去了近一个月。

这一个月以来,他们俩没少发生冲突,但也都有惊无险地化解了,路德认为这要归功于他的聪明才智,和室友的通情达理。

比如说,当他们俩都热得难受,同时走到浴室门口准备冲凉的时候,爱因斯会提议抛硬币,赢的先洗。

而路德从来没赢过。

……

等等……

路德停下笔,将日记往前翻了几页。他看到入住的第一天,自己曾经问过爱因斯的职业,但他没有回答。

“我现在忙着搬这堆该死的行李。你在像个八婆一样问东问西之前能不能先看看气氛?”

爱因斯当时是这么回答的,显然他挑了个非常坏的时机,但现在机会来了。

最近两天爱因斯似乎很闲,明明是工作日却不用上班,而且还名正言顺地拒绝了路德早晨叫醒他的企图。他也不出门,只是偶尔去后院活动一下,和路德的三条宠物狗混得很熟。

正巧,在路德琢磨怎么开始这个话题的时候,楼下突然传来一阵响动,伴随着一阵怒吼和大型犬的哀鸣,有什么东西重重摔在了地上。

“路德维希!滚下来,管管你的狗!”

路德维希担心狗狗闯了什么祸,二话不说冲下楼,跑进院子里。紧接着,他为自己看到的景象笑得直不起腰来。

爱因斯在一堆皱巴巴的布和木头上躺着,墨镜歪到一边;他的身上压着一只金毛犬;院子里的洒水器被踩得歪向一旁,水全都喷在这一人一狗身上,弄得湿淋淋的。而他们附近还有两只狗在好奇地旁观。

“你是怎么搞的?”他看见爱因斯难看到极点的脸色,收住笑,帮忙赶走了还跃跃欲试的金毛犬,把洒水器重新扳正。爱因斯沉着脸从地上爬起来。这时路德看清了他屁股底下那堆碎片——原本应该是一把折叠太阳椅。

事情的来龙去脉已经清楚了。

“你的狗如果再发一次疯……”爱因斯怒气冲冲地说道。

“但是它们喜欢你。Berlitz只想看看你在做什么,它不知道椅子禁不住两个人的重量。”路德已经习惯了他动不动就威胁别人的作风,平静地解释。

“我现在浑身都湿透了!如果你管不住自己的狗就别养,我喜欢宠物,但我不喜欢没有教养的东西。”爱因斯开始发脾气,“这条笨狗就和它的主人一样没有教养,你该做的第一件事是对我道歉,而不是指望我和别人一样圣母。”

“好吧,对不起。”路德干巴巴地道了歉,带着他的宠物远离爱因斯。挨了一通批评之后他的心情也变得非常糟糕。这件事确实是Berlitz做得不对,他要负起一定的责任,

但他不想和一个没有同情心的混蛋为伍,也彻底忘记了询问爱因斯职业的事

===================

我好像把路德写得太天然了……

算了,随它去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