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好想看皮特的同人啊
  1. 私信
  2. 提问
  3. 归档
  4. RSS

这是一个平凡的故事。

没有剑与魔法、没有闪耀的少年与少女、也没有生离死别。

只是一群庸碌的人聚在一起,凑巧发生的无聊的故事而已。

麻生是所有人中最不起眼的一位。

他相貌平平,做事粗心大意,是扔进人堆里立刻就会消失不见的普通人。由于两家距离比较近,他和我从小到大始终就读同一所学校,从小学到高中,直到高中毕业后才各奔东西,从此没了联系。

因此,接到麻生打来的电话时,我稍微花了点时间才认出他的声音。他显然也了解这点,没有拆穿我,而是匆匆忙忙地告诉我一串地址,要我马上过去。

地址就在我家附近新建成的小区里,过去一趟也不麻烦,但是突然被人没头没脑地指挥一通,任谁都会生气吧。

“抱歉,虽然你的语气很着急,但我必须先问清楚原因。”我尽量耐着性子问道。

麻生回道:“你和慎二那家伙是朋友吧!我刚才接到他家人的来电,说他离家出走了,怎么也联系不上。他家人查到的最后一个地址就在你家附近,要说他肯给谁开门的话,我能想到的唯一一个人就是你啦。”

麻生反复说了几次抱歉的话,我的火气很快就消了,也有点不好意思拒绝,只好答应他一会儿会过去看看情况。

放下电话,我长出一口气。一直霸占着电风扇的人却爆发出一串大笑。

也亏他能忍到现在,要不是同情他的处境,我真想立刻把他丢出去,让他尝尝露宿街头的滋味。

“慎二,别笑了。”

对方变本加厉,反而学着我打电话的样子,把我刚才的话一字不落地重复了一遍。

“可真有你的啊,卫宫。装着一副老好人的样子,说起谎却连眼都不眨呢。”他侧卧在榻榻米上,吃着我买回来的冰镇西瓜,嘲笑我的时候却毫不留情。

“慎二……”

天气炎热,我的抗议和窗外吵闹的蝉鸣声相比显得有气无力。

慎二笑够了,总算停了下来。

他改换了一个姿势盘坐起,表情也变得有些严肃:“卫宫,你打算去吗?”

“不去不行吧,我已经答应人家了。”我也挪过来,想在出门前最后享受一次风扇吹出的凉风。

“哼,这会儿又诚实起来了,装得真好啊。刚才直接推说你我关系不好不就行了?那帮家伙再怎么不讲理也不会为难一个外人。”慎二似乎比我更加不情愿,“再说,这也是事实。当初要不是……”

“够了,别再说下去了。”我抬手止住他的话头,起身走向玄关。慎二似乎喊了我的名字,但我没有理会他,自顾自地将大门甩在身后扬长而去。

像刚才那种情况,只要我多停留一秒钟就势必会和慎二吵起来。

我生性不擅言辞,而慎二向来是个伶牙俐齿的人,一旦吵起来我这边绝对捡不到任何便宜。和他相处久了,我也练就了一身逃避的本事,刚才从屋子里冲出来也仅仅是本能而已。

盛夏午后是最热的时段,街上没什么人。我百无聊赖地进行着一次无意义的探访,头脑也被晒得有些发昏。

……不行,我甩甩头强迫大脑重新运转起来,试图理清事件的来龙去脉。

与麻生在电话中所言相符,慎二是和家里闹翻之后无处可去才暂住在我这边。这件事除了我们俩之外没有第三个人知道。

我自己也对慎二来求助这件事感到迷茫。

也许是因为我家就在附近吧。毕业后大家都各奔东西,只有我的住址一直没有变过,只要翻翻毕业纪念册就能轻而易举地找到。

若问为何麻生会认为我和慎二是朋友,这本身就是个很长的故事,要说起来可就没完没了了。

总而言之,无论从哪个角度考虑,我永远不会是间桐慎二求助时的第一选择。因此,他这次会来找我恐怕也是走投无路了吧。

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双腿已将我带到了此行的目的地。我收回发散出去的思绪,按照麻生给的门牌号一间间找过去,很容易就到了慎二理应落脚的那个地址。

我装模作样的敲了敲门,大声叫着慎二的名字。

当然是没人回应的。

我现在的样子一定像小丑一样滑稽。明知不会有人应门,却还要假装不知情的,作出一副担心的样子。慎二总说我是个虚伪的人,恐怕也有几分道理吧。

敲过两次门,什么声音也没有。我自觉对麻生仁至义尽,打算返程回去了。转身下楼的时候,房间的门却突然打开了,一个甜美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将我钉在原地无法动弹。

“……前辈?为什么,为什么前辈会出现在这里呢?你也是来找哥哥的吗?”

TBC

我也不知道到底士慎还是慎士,写着玩。

大家都是普通人。

评论(6)
热度(22)